首页 > 诗词歌赋 > 一首诗拯救的爱情,流传千古

一首诗拯救的爱情,流传千古

作者:不详来源:网络浏览:2016-10-24 15:17:36
一首诗拯救的爱情,流传千古

我侬词(管道升)

你侬我侬,忒煞情多;情多处,热似火;把一块泥,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。将咱两个一齐打破,用水调和;再捻一个你,再塑一个我。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:我与你生同一个衾,死同一个椁(guǒ)。

管道升(1262~1319),字仲姬,德清县茅山村(今属干山乡)人,元代著名的女性书法家、画家、诗词创作家。

管道升自幼聪慧,能诗善画,嫁赵孟頫[fǔ],册封魏国夫人。元延裆六年五月十日病卒,葬东衡里戏台山(今洛舍乡东衡村)。擅画墨竹,笔意清绝。又工山水、佛像、诗文书法。著《墨竹谱》1卷。

传世作品有《水竹图卷》、《秋深帖》、《山楼绣佛图》、《长明庵图》等。赵孟頫,字子昂,号松雪,他在字画方面都颇有造诣,赵孟頫官居江浙儒学提举,是一位文化高官。

元仁宗尝将赵孟頫、管道升及赵雍书法合装一卷轴,藏之秘书监,曰:“使后世知我朝有一家夫妇父子皆善书,亦奇事也。”

赵孟頫与管道升是自由恋爱,都是在诗、书、画方面非常有造诣的才子佳人。

赵管恋有一个典故常被后人传颂:

管道升遇到赵孟頫时已经28岁了,在当时已经算是大龄剩女了,相当于我们现在的“齐天大圣”。所以,后来管道升年老色衰,赵孟頫就想娶小妾了。像任何一对凡尘俗世中的夫妻一样,即使是天造地设的绝配也有唇齿相磨的时候。夫妻二人不可避免地遇到了“中年危机”。

是日,天高云淡,春色如绣,管夫人呆呆地望着树间觅食的鸟儿,手里兀自擎着一张墨色正鲜的字笺,心中思绪万千。

纸上依旧是赵孟頫熟悉的字体:我学士,尔夫人。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、桃根,苏学士有朝云、暮云。我便我娶几个吴姬、越女,也无过分,你年纪已过四旬,只管占住玉堂春。

意思说,“我为学士,你是夫人。陶学士娶了叫桃叶、桃根的两个小妾,苏学士也有朝云、暮云的两个小妾。我便多娶几个姬妾也不过分,你年纪已经40多岁了,只管占住正房元配的位子就行。”

这是赵孟頫下的“最后通牒”,管道升心如乱麻……

夫妻二人结为连理已有二十余载,中年的她被岁月消磨了月华水色,已是“玉貌一衰难再好”,风流倜傥的赵孟頫其实心中已生倦意。况且在那时,纳妾是再平常不过,同朝为官者有谁不是姬妾成群。

赵孟頫的心中越发失衡,几次暗暗的透露出想要纳妾的意思。但是管道升始终一直不置可否。一日宴饮之后,赵孟頫想起席间朋友微微露出的调侃之意,接着酒劲,直截了当地写明了自己的意思。

想到这里,管道升心中酸楚难以言表。她行至案前,铺纸研墨,望了一眼花瓶内红妆残败的桃花,缓缓写道——

你侬我侬、忒煞情多,

情多处、热似火,

拿一块泥,捻一个你、塑一个我!

然后,将咱们两个一起打破,

用水调和;

再捏一个你、再塑一个我,

我泥中有你、你泥中有我;

与你生同一个衾、死同一个椁!

写毕管道升已是泪流满面,她亲自将字笺送至赵孟頫的书房,静静地等待着未知的结局。

12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

© 2015-2030 KuYanY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吉ICP备13004070号-10   吉公网安备22012202000033号